请输入关键字
沣沅资本

孙震

2015.09.14

      感谢在座的各位,感谢能有这次机会与大家分享关于并购和资本市场中国和西方交流的情况,我很高兴。刚才的嘉宾们讲了不少关于宏观的经济情况,东西方交流的一些机遇,我从一个更加细分的领域——并购方面来讲一些事情。


      我在沣沅资本主要是负责一级市场的投资,就是Primary Market Investment. 看一下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一直是在蓬勃地发展,尤其是近十年来突飞猛进。首先,在中国的好多企业,现在越来越把海外的并购作为外延式增长的一个战略,企业可以靠自身的发展,可以靠外延式发展,那么外延式发展的时候就需要不断地进行并购。那么因为海外资产非常优良,相比中国的资产价格还是比较优惠,中国企业对海外的市场一直是非常感兴趣。


      我们看一下统计数字,从2005年到2014年,中国十年海外并购交易的总额,达到了2000多个亿,然后披露的金额已经超过了5900亿美元,在海外并购这种交易数量上,年复合增长率已经到了46%,交易金额的年复合增长率已经达到了16%,这些数字都告诉我们,中国的这个海外并购步伐是非常快的。


      那么看一下跨境并购,它在交易额的方面,是远远高于境内交易额的,就是在这种M&A(Mergers and Acquisitions 并购)的case(案例)里面。在过去十年里面,中国企业的跨境并购数量,只占总的数量的7%,但是并购金额却达到了33%,说明跨境并购的这个deal(交易)的size(规模),金额是非常巨大的。


      那么在跨境并购中,有中国企业到海外进行并购,也有海外的企业到中国进行并购,那么这两个相互比较起来,是中国的企业走出去的更为多一些。而且是呈现快速增长趋势。从数字来讲,2013年之前的8年一直是平缓上升的势态。那么到了2013年之后,忽然就是加速上升。今天还是依然保持加速上升的势头。那么看宏观经济的国务院的发言人最近已经表示了,在十三五中国的经济起步会略高于7%,而且,将来会在7%到8%之间平稳变化。所以,非常稳健的中国经济发展,就为企业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且为跨境并购交易的成长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活跃的资本市场之一。尤其是进入2015年,大家都知道中国的股市现在是非常的火爆。中国股市的日交易额现在已经达到了一到两万亿人民币之间,而且已经成为了一个常态。这个基本上已经超过了当前美国股市的日交易量。所以从整个资本市场的大小来看,中国已经是在赶超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实体了。进入中国6月份以来,有嘉宾提到,中国股市有一些下调,然后目前来讲是在大幅震荡。但是,我们认为中国股市还是看好的,而且,目前的调整应该是为下一步的上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尤其,今后三到五年,中国股市会迎来周期性长足的发展。股票市场的活跃就带动了好多并购市场的活跃。中国并购市场发展来看,2013年开始是大幅增长。


      中国企业走出去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它比较青睐小而美的企业。以前中国大的并购案,国家企业来主导的,动辄就是几十亿的并购。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目前出海并购的标的都是小而巧、小而美,今年以来,A股的国际并购案例,超过八成,并购交易额都在5亿元人民币以下,新型产业的交易额往往只有几千万人民币。这个大小规模实际上是很适中或者偏小的。在工业4.0领域的并购交易架构中,相对高一些,我这里也举出了几个例子。其他的交易一般都是低于这个交易额的。在技术领域,中国有个紫光股份,23亿元收购了惠普的新华三,其他的交易额,18亿的海外交易额有16亿他的对价都是在低于5亿美元之下的。再看一下其他的领域,包括生物产业、大健康、大数据,它的交易额也都是很小的,有的甚至就是几千万美元,这个反映了中国企业青睐国外的中小企业,走小而精的路线。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呢?第一,很多海外企业在出海的时候实际上还是处于试水阶段,不是非常的有经验,所以说呢,在海外并购的时候非常的小心。不会说一下子投入几十亿、甚至上百亿、上千亿的资本规模。再一个,是为企业转型、培育新的增长点做储备。培养一个新的增长点往往不需要巨额的投资,也就是用小的投资进行铺垫,为将来的发展打下基础。再一个,也反映了中国企业对海外公司的领域偏好。现在都是倾向于科技公司,新能源、新科技,这些公司的体量,总体来说是相对较小的。


      再有一个特点,就是产业升级现在是出海并购的主要动力。这些企业都热衷于哪些行业呢?以前是铁矿石、天然气,大规模的。现在,是并购新兴的信息产业,节能环保等小的公司。从今年的海外并购的情况来看,上半年截止7月,130多个国内A股的国际并购案中,仅仅有9个案例并购标的是传统的矿石啊、天然气啊、石油相关的。涉及的上市公司仅仅有6家,其余的120多家全都是新型的产业,那么这里面包括节能环保,新型的信息产业,包括大数据啊、互联网啊、生物啊、医药啊、新能源啊、工业4.0领域等国家新型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成为了热点。其中互联网金融、电子软件等并购案多达27起。形成的这种局面,也有它的特殊原因。企业的动因主要是,一是想通过获得技术、专利和市场才进行的这种并购。所以说这个并购的方向就偏重这些高科技的公司;再有一个,企业是为了将来谋求转型、培育新的增长点进行的海外并购,什么能带来新的增长点呢,自然就是科技,科技为先。这就形成了对科技非常偏好的一个局面。


      第三个特点就是VIE(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可变利益实体)标的成为海外并购的独特风景线。VIE是一种特殊的架构,中国企业在海外上市的时候必须搭建的一种法律架构,在今年1到7月份,VIE架构公司和中概股标的,有16家都参与并购,好多VIE架构的公司现在纷纷返程到中国,看好中国的资本市场。我们叫拆除VIE架构,回归中国资本市场。那么这些标的大多数往往也都是新型的产业、互联网公司,都代表了新的生产力量和技术水平,非常有利于A股的公司发展。其中,这里面,我们上半年刚刚做的一个case,就是分众传媒,它的英文名字叫做Focus Media,它就是一个美国的上市公司,但是主营业务在中国,中国的占有率达到了90%以上。是一家广告媒体公司,规模非常大,今年预期的纯利润大概在30亿人民币以上。我们不仅仅帮助而且作为主要投资者之一,参与分众传媒从美国市场上回到中国。


      再有一个是收购的整合和管理,是至关重要的。很多标的称得上是发达国家的百年老字号。尤其是在欧洲,好多公司有百年以上的历史。那么相对于这些公司来说呢,中国的企业实际上显得很稚嫩。有一些经验还需要向欧洲的同行们学习。在并购后的整合中,有好多跨部门的因素,比如人文啊、人才方面的,技术方面的,给我们的整合造成了一定的困难。这些是我们今后需要加强的。


      从我们沣沅资本角度来说,沣沅弘多年来与中国的多家上市公司,以及海外的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都保持着战略合作关系。我们投资的领域跨越新能源、新材料、传媒、生物医药、医疗器械、服装、销售、互联网金融、游戏,等等。那么我刚才提及的这些领域,实际上都是我们基本上已经投资或者正在投资的领域,也是我们非常看好的,将来发展的重点方向。所以说呢,如果将来在意大利、在欧洲,有这种好的企业,好的领域的合作,我们是非常接受,非常高兴的。


      前段时间,我们到澳大利亚、新西兰,澳新地区的一家食品保健品展开了收购,我们对收购的结果、企业后续的发展都有良好的预期。然后呢,在欧洲,我们现在对数家企业都在进行考察。行业包括房地产、条形码打印技术、风车刹车技术、新型音响技术、大数据分析等等,这些技术公司来自意大利的、希腊、德国、以色列、英国,都有,我们现在积极考察很多项目,寻求合作的机会。在欧洲我们积极寻找有一定独特性的、在行业里边比较领先的企业,我们希望能够把它引领到中国市场,与活跃的中国资本市场相结合,做大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