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沣沅资本

滕运

2015.09.14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今天在这个金色的秋天,来我们世博会米兰,来分享我们中国和意大利的文化和历史的同时,能参加这样的一个盛会。


      很有意思,今天中午,跟我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清华大学的同学,他二十年前就来到了我们的米兰,我就问他一句话,我说,你来米兰,你投资什么了吗?他说我投资了米兰很多的房地产。在过去的十几年当中,中国的无数的企业家,那些私营企业家,那些中小型企业家,他们纷纷地走向海外,纷纷地走向欧洲,纷纷地来到了我们美丽的米兰。但是我觉得他们在目前的阶段,中国企业家在欧洲、意大利、米兰,大部分还是在投资房地产。今天呢,我有幸,因为我是有很多时间在清华大学教书,有一部分时间在国家发改委做一些课题的研究。


      我们郎平当年在意大利打过球,但是她代表的是企业的队,其实真正的伟大的意大利队,伟大的是国家队,他们走向世界杯的时候,代表的是国家。今天,在我们十三五规划马上要开始的时候,我们带着身后巨大的国际资本,就像刚才嘉宾说的,我们中国现在是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家。我们最高的时候接近四万亿,这么大的资本,我们要做什么,我们怎么去支持海外,怎么去建设“一路一带”,怎么去让中国更多的企业走向世界,这是国家队要干的。


      其实,我在国家发改委,经常讲两个故事,我们说,其实这个人类商业的历史,就是一个商业的故事。这个故事从哪讲起呢?应该从意大利的一个商人,也是意大利历史上的一个传奇人物——马可·波罗讲起。我们真正的商业的崛起,如果没有马可·波罗,不可能有后来人类的启蒙(运动),文艺复兴,不可能有历史大发现,恰恰是这个伟大的意大利探险家,当年中国和欧洲的伟大的历史的使者,他撬动了这次伟大的人类的前进。那么时隔八个世纪以来,欧洲一直在人类所有的方向走在最前面,正如刚才褚总说,中国在过去的三十年改革开放当中,中国大踏步地在追上来。那么到目前为止,中国现在,经济总量已经占世界第二位,世界第一位的是美国。


      我拿到一个数字很有意思,美国拥有公民3.3亿人,他们国家去年的GDP大概是17万亿,你知道美国光债务,就是从国家队这个层次,国家这个债务方面,18万亿,18万亿除3.3亿,换句话说,每个人脑袋上要背5万块钱的债,一个家庭如果是父母、孩子、子女的话,一个家庭要背将近20-30万的债务。换句话说,这个世界未来,从资金的角度来说,谁手里有现金,谁就是王。谁手里有很多的债务,从可持续发展来说,他就是奴隶。从这个意思上来说,我们今天的欧洲,当你面对的好像是一个世界的第一,和一个外汇储备最大的国家,那么谁将是王呢?谁将带着他的大量的资金去走向海外去投资呢?其实我确实觉得我们从国家队角度来说,我们中国在未来的十三五当中,将有大规模的资金要进入到欧洲来,我们不仅仅过来要去买你们的房地产,买你们的奢侈品,我们要买很多很多其他的东西。

     

      就像意大利有梦一样,我们中国也有我们自己的梦。但是世界上阻碍我们中国梦的有很多东西,其中最大的问题是能源。我在国家发改委研究能源,我们实现两个百年中国梦的最大的障碍,恰恰是我们的能源。我们的天然气、我们的石油,这是我们国家发展最大的一个滞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国家,要储备大量的外汇储备,我们要投资什么,我们投资跟能源相关的所有项目,比如说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华能、大唐等等中国大规模的能源集团,他们纷纷地开始走向海湾,走向了我们的欧洲。他们身后跟的那个资金,是不可思议的资金。买什么?我们中国有很多东西,但我们永远会缺少三样东西:第一,油;第二,气;第三,木材。我们中国需要大量的资金走向海外,我们国家队要去采购这些方面。

 

      第二,欧洲的制造业,欧洲的工业的4.0,这都是我们中国梦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们国家要想走向两个百年,走向兴旺发达的话,我们也要实现欧洲这样的制造业,比如像COMO可以做出这样特种的材料,昨天我跟我们沣沅弘的朋友们一起去参加世博会的时候,我们打的是中国的伞,但是我们穿的是意大利COMO的材料,在那一刻我觉得,意大利在很多制造业方面,它绝对是我们的老师。


      中国为什么崛起?有人跟我归纳说,滕老师,我碰到一个欧洲工会的跟我说,欧洲最反对我们的就是工会,最仇恨我们的是工会。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你们在过去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你们没有尊重知识产权,你们培训了大量的农民工,让他们接受了这种低端的、中端的制造业水平,然后它让我们整个的欧洲的无产阶级,集体下岗。这是欧洲很多工会包括欧洲很多人跟我们国家队说的,希望你们国家有一天能够尊重知识产权,去改善你们的这种人力结构、人力资本。其实我们中国缺少的是像意大利这样的,比如说金融,我在清华大学讲授金融,我每次从开课的第一堂课,我都要讲什么叫bank,bank也就是来自于我们美第奇家族,威尼斯,也就是来自于我们意大利,人类金融所有原始的开始,其实都从意大利开始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的人力资本,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一定要增加投入。我们花大价格,比如说我们去聘请更多的优秀的意大利专家到我们中国来,同时我们会让更多的中国的专家来意大利来学习来交流。我们一定要花大量的资金在人力资本方面。


      昨天我们去那个大教堂,看到PRADA、看到LV,看到好多好多意大利的这些品牌,其实中国人一方面在采购这些奢侈品,同时,中国现在也开始采购销售渠道。我相信国家队有一天一定不仅仅是坐在北京买东西,他一定会到我们的意大利去,去意大利的米兰、都灵、热那亚、威尼斯、佛罗伦萨、罗马,我们要和所有广泛的企业联合在一块,一起去把商业渠道建立起来,建立真正的二十一世纪的商业渠道。这方面中国也要大规模地投资。


      还有些Political support(政治支持),这次你们看到我们中国大阅兵,不管怎么样,就是说当一个国际事件来的时候,尽管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但是我们需要国际的支持。所以因而中国在政治方面的投资,在这种relationship(关系)方面的investment(投资),今后我们也是大量地投资,因为我们不想变成一个很孤独的巨人,我们需要很多很多的朋友,我们需要的是跟全世界的合作,形成广泛的共识。变成这样一个真正的,对人类有更多义务和责任的(国家),因而我们未来大量的资金要投入到政治方面。


      我们外汇储备,很长时间,一直是世界第一,但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经济开始下行,我们可能最近的储备有所下降,包括我们外汇,而且这两天,我们国家人民币有一点点的贬值,这是为了促进我们的对外出口。但不管怎么样,我坚信,你拥有非常丰富的外汇储备,就能抗击金融风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今后储存的,并不是像有一些公共知识分子所说的四万个亿,太多了。


      我们中国的目标是SDR (Special Drawing Righ特别提款权),是纸黄金,有一天人类很可能会形成三权鼎立,现在完全是美元在称霸天下,有一天很可能就是欧盟,欧洲的欧元,再加上亚洲的亚元或者人民币SDR和美元,三家市场来支撑人类的金融市场,这个中国是一定要走出这一步的,所以,外汇储备,从某种意义上,我们并不够。


      因为大家可以看到这是我们亚洲基础设施基金,我们大概要投资八万个亿。其实,我们不管是“一路”还是“一带”,也包括随着我们中国高铁。人类过去一直是海洋文明,但随着中国高铁的进步,人类现在历史上形成一个新的路权文明。其实“一带一路”,海上一块,加上陆地一块,这两个文明合二为一,形成“一带一路”。今后,在未来,你说外汇储备4万个亿或者3.5万个亿,多么?当然这个沿途可能不仅仅是中国一家在投,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今后,随着“一带一路”战略推进,整个亚洲,整个中亚,包括我们远东,我们需要大规模的资金。而现在你看,亚洲基础设施基金,是以中国在牵头在往前走,我们需要大量的外汇。还有丝绸基金,这去年已经成立了,四百个亿,这个当然中国占主要。然后国家财富资金,其实国家财富基金,很大程度上,也是保证我们国家政治的稳定。你比如这次,中国的股市有些往下走,其实当每次出现问题的时候,都是国家队去稳定,去搭救这个市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的底线是什么,那就是有非常丰厚坚实的这种金融储备基础。没有这个基础,我们是救不了任何灾难的。


      2008年的时候,雷曼兄弟出事的时候,华尔街第一个找的是沃伦·巴菲特,为什么,因为只有他手里有现金,美国人是没有很多人手里头有现金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未来的投资,我们到欧洲大规模的投资,和我们的这个亚洲投资银行,需要大规模的资金,这是随着我们国家队“一带一路”要走进来的,还有政策性银行的注资,未来我们要有很多地方要花这个钱,所以说不管怎么样,企业要配合国家政策,企业不能单独搞,企业一定要顺着中国大势来发展。我想意大利也是一样,你要对国家总体的未来的发展,大量的法律合成在一块,共同地发展经营自身。


      这是最近的外汇背景,我们经常想,欧洲人总在关心,中国什么时候开放这个资本型项目下来。我跟大家说两点,第一,中国今后股市里面所谓的股指期货,肯定会解锁。或者说甚至50%左右的保证金下去,这个保证金下去的话,这个生意就结束了,这是肯定不可能持续的。另外,确实中国的资本型项目在短期内是不可能再开放的。第一,股指期货不能再玩了,第二,我们所谓的资本型项目要开放的时间表要往后大规模地推后,滞后。一定是国家的安定稳定最重要的。那么从国家未来的发展战略来说,其实就核心一句话,那就是可持续性发展。


      我觉得一个国家的经济,不管是投资,还是融资,任何企业发展的时候,他就是一个长跑,他不是一个冲刺,他是一个过日子,他不是一个做节目。我想欧洲人和亚洲人,可能最后,我们民族彼此的涨调当中,最后发现,可持续发展,sustainability(可持续性),我们最最重要的、漫长的、稳定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想我们拥有伟大的历史和文化的意大利,他们把自身的一些优势发挥。刚才褚总说,这么巨大的市场形成互补的话,我们一定能走向一个非常伟大的,可持续性发展,包括生态,我来米兰这两天,我感觉特别深的就是,在米兰这个教堂周围开的都是很小的车,当然也有可能是为了好停车,但是我确确实实觉得欧洲的对地球、对自然、对二氧化碳的控制意识是值得我们中国学习的。从这一点上,我们以后肯定会(学习),为什么,因为人类一定要可持续发展。


      刚才褚总说产能过剩,大规模的资金要进入到欧洲市场,我们要进行并购,Mergers and Acquisitions(并购),大规模地去收购一些企业,另外,比如说高端的制造业、知识产权、亚投行、金砖,我们国家也不可能允许这个世界完全由美国一个公债独大的,他的五年期国债,完全是美国人在玩的一个世界,国家这种大规模的,国家的主权基金。但我们来到欧洲市场的时候,他们的文化、他们的渊源,他们的这种历史的感觉。我觉得在欧洲,并不是钱的问题,中国和欧洲之间长远的发展,绝对不是资金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可能是法律的问题,对法律理解的问题,是文化的差异的问题,也有可能是管理方式方法的问题。今后,一方面我们带着资金过来,同时我们要不断的学习,我们在不断地跟欧洲合作,跟意大利学习,跟意大利合作。因为实际上,包括意大利的南部和北部,他们的文化,他们的整个管理方式,他们的法律系统,可能都是需要,我们要做好事情,我们要长远可持续,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我认为中国和欧洲,中国和意大利,我们今后一定在多方面地合作,那么最终,不管怎么样,我们中国梦的一个核心就是,中国未来将会大规模地用“一带一路”一系列的投资,随着大中小的投资,私人的、民间的、政府的、大规模地进入到欧洲市场来,但是我们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我们建立一个世界稳定的货币体系。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希望再看到,一个国家他可以不劳动,仅仅是通过印刷机的印钞票就可以致富,我认为这种日子不能长期的,不可持续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中国一定会在不远的未来,像我们沣沅弘的这个探险这样,我们会随着海上丝绸之路,我们走进欧洲,我们寻求跟意大利,跟意大利的商会,多方的多角度的合作。


      总而言之,我相信我们未来一定能够谱写一个更新的故事,就是中国和意大利之间的故事,我们不仅仅是8世纪前揭开人类发展篇章的马可·波罗的故事,有一天我们可以讲沣沅弘的故事,这个可能是我们未来几百年故事的伟大的开始,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