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沣沅资本

王晓广

2014.09.28


新常态下的新开放战略




      第一个就是谈对新常态的认识,有人认为新常态是增长速度,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按照国际规律是30%-40%的递减,这是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是我比较强调的结构优化升级,这样结构的改变优化,就业、服务业以及消费增长还比较稳定,趋于向好,所以我觉得结构优化是新常态的一个特点。还有人说新常态是发展方式转变。我们也正在开始转变。还有的人说是经济政策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不再是靠过去那样的刺激政策,而是靠稳定政策、优化政策,我认为这也是在宏观调控方面做的很大的创新,这也是一个新常态的内容。


      那新常态到底是什么?新常态我认为可能取决于一种正在发展转变的状态,我把它叫做看似较为清晰,实际上还不确定的一种状态。尽管有的是看得清楚,增长速度下来了,政策在改变,以及政府做的调整,但是结构调整能够继续下去最终实现转型升级吗?我们的方式能够转过去吗?我们的中等收入陷阱能跨过去吗?所以我觉得新常态实际上有两种,一种叫做好的新常态,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或者叫做规律驱动。如果失败了,掉入中等收入陷阱,那就是坏的新常态。所以我们现在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有可能出现中等收入陷阱的巨大风险,研究国际上的经验, 90%的国家到了中等收入之后,速度下来这是一个普遍的规律,都没有变成现代化国家,都是长期徘徊在这种中等水平上,然后经过很长时间的低迷,甚至社会的动荡。像拉美国家,今天私有化,明天国有化,政府不稳定,这是不是一个常态?也是常态,但是这是一种坏的常态。最主要的影响因素是什么?我认为是没有需求、需求不足。需求不足就不能支持经济平稳增长,也就是从十降到七,降到六,稳定不下去,你可能还要继续下到四,下到三,甚至出现负增长,像拉美国家这种情况是因为没有需求,我们现在城镇化滞后20多个百分点,那就是需求,需求会前置,会抑制,就是我们没有创造需求的思维。


      第二个收入分配问题,社会公平问题非常突出,或者影响社会稳定,或者影响经济的发展进步转型,这是一种规律。


      第三个就是产业竞争力,我们还处在一个低中端,我们的高端受到发达国家的挤压,低端受到孟加拉、印度的竞争,所以我们前堵后追,处在狭缝中生存,我们有的是潜在的需求、资金,但是没有竞争力。


      从个人和企业来讲,怎么适应这个变化?我们进入一个高风险时期,经济进入了一个调整期,这个新常态是什么?我们不清楚,但是我们必须先进入一个正确的调整。因为中国人过去长期挨饿,所以总是吃喝,但就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把中餐做到了极致。然后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房子,经常淋雨,所以对房子也是过度偏爱,于是形成了这种低层次的消费。


      西方为什么有科技进步?为什么有现代化?因为西方是以玩乐为中心,所以他要发明自行车,发明汽车,现在又玩游戏,所以电脑出现了,乔布斯为什么会成功?就是因为他知道大家想的就是玩,因为以玩乐为中心,我认为这是现代经济的本质。


      新开放战略我认为是新一届政府的一个亮点,我最近也在研究,我们要走出去,要提高竞争力,到底靠什么?改革。


      新开放战略第一件事情,我非常理解总理的这个想法,就是说通过开放来促改革,所以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叫做改革也是开放,开放也是改革。毫无疑问,我们政府在做一些根本性的变化,不仅仅是行政体制改革、审批制度改革,而且是行为方式的改革,负面清单这个词只有在上海自贸区才出现,最近又讲责任清单,所以我认为,新开放战略,就是通过开放来促进,我们自己可能固化了或者受到了障碍,需要借助外力来推动,所以我觉得第一个新开放战略的贡献是开发促改革。第二个,我觉得中国经济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新阶段在国际惯例上的一些规律是什么?从英国到美国到日本,甚至韩国,成功的国家都有一个国际化的过程,我想这是一个大势所趋的过程。前一段时间澳大利亚的总理讲过一段话就是说未来世界的投资、世界的增长,一个推动力就是中国资本向全球的投资,可能是向发达国家,也可能是向发展中国家。这个过程纠正了我们过去开放,就是出口导向战略的错误,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我们的竞争力。我们的一些行业也已经起到了很好的推动,像我们的高铁,我们的飞机,我说的中餐。随着产业资本的全球化,我想可能推向世界,所以向世界进军的时候,我觉得务实的事情就是搞经济外交,这点我觉得在新一届政府中体现的非常明显,所以有很多人说李克强总理成了我们的超级推销员。我觉得这个定位是非常准的,今年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也把经济外交正式写到政府工作报告文件当中,这也是以前没有的。


  当然我想这也是我们企业走出去,壮大我们自己的一个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