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沣沅资本

赵晓

2014.09.28


中国经济:重生的未来




中国经济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我们可以看几个数据:8月份我们看到电力的增长已经变成负增长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我们看到工业的增长变成了百分之六点几,过去中国经济增长10%,对应的工业增长通常会在15%、16%,也就是要高出五六个百分点。如果工业的增长只有百分之六点几,那我们经济的增长是多少,我不太清楚,大家可以去猜。


  我认为,中国经济里头不仅有周期性问题,更有深刻的结构性问题和制度性问题。我们讲结构性问题最明显的就是人口红利,过去的人口红利可以解释为中国经济增长贡献的差不多50%甚至更多,我们可以用人口的增长,每年一千多万的劳动力增长,解释中国经济增长的50%以上。现在人口红利已经变成了人口负债,这是一个深刻的结构性变化。


  还有一个是内需和外需的结构性变化,加入WTO之后,我们每年的出口以20%、30%以上的速度增长,现在我们的出口基本上只有个位数的增长,甚至是零增长和负增长,这也是一个结构性的变化。


  再一个是房地产,房地产过去十年我们从每年销售一百万套增长到一千万套,十年增长十倍。房地产差不多能够解释中国经济增长的20%到30%,今天的房地产基本上还能够维持这样一个平稳的增长就不错,不可能再有一千万套增长到一亿套,基本上是一个平稳的增长。


  所有的这些我们看到是一个很深刻的结构性的问题,另外还有很多制度性的问题在里头。所以我们不能够仅仅用周期性来解释当前中国经济的下滑,我相信里边有深刻的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问题。


  其实我们今天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新鲜,这些问题其实以前也有,结构性的问题、制度性的问题。至少我们在08年的时候就已经碰到了,只不过是08年之后我们用了大水漫灌的方式把那些问题掩盖了,现在辛辛苦苦了好几年,从08年算起差不多五六年过去了,我们一夜回到了解放前,又重新回到了08年的起点,打回了原形。08年你要面临的那些深刻的结构性问题、那些制度性问题,现在统统都暴露了。而这一次你再也不可能用大水漫灌的方式把中国经济往前推。这里边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高负债,我们的地方债非常严重,企业的债也非常严重,如果把所有债务加在一起,基本上接近中国经济总量的300%。这么高的一个负债率,远远高于德国和日本,也高于美国,甚至高于法国。基本上是西班牙的水平,而西班牙是什么?是我们以前谈论的欧洲下一个要倒掉的国家。那么这么高的负债,意味着我们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用负债的方式,用杠杆的方式再来刺激经济,我们把这条路给堵上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整个生产的效率实际上在不断下降,改革开放之后,其实我们有几次,全要素生产力是不断提升的,但是在08年以后,全要素生产力急剧往下掉,那么现在全要素生产力是负增长。意味着什么呢?你投入的越多,增长的越差,效率越差,已经变成负增长了。也意味着中国这台“汽车”已经跑不动了,无论油箱里面有没有油,无论你踩不踩油门,它就是跑不动。这里边有很多深刻的结构性问题和制度性问题。我们不可能再像08年那种方式,再掩盖这些矛盾,然后把中国经济拉起来,所以现在只能是一个很痛苦的转型的阶段。


  所以关于中国经济的判断我们看到几点。一点是很多人讲的垮掉,我们看到去年就有人预测,中国今年的房地产市场要崩盘,中国经济要崩盘等等。国际上中国崩溃论再度兴起,以前写中国崩溃论书的作者,现在又在写新的书,这是一种意见。但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至少从统计数据上来看,出现了市场的下滑,出现了一些房价的调整,但是没有出现崩盘。但是这种可能性,我们是要去关注的,我们也不要认为说中国经济会垮掉的这些人就是坏人,他们就是不喜欢中国好的阶级敌人,不是的。他们讲中国经济垮掉也有很多深刻的理由,值得我们去吸收,而且如果我们有忧患意识,这对我们经济增长其实是有好处的。其实我们应该感谢在过去这些年里面,经常会有中国崩溃论,使得我们能够警醒。


  现在反而我觉得比较严重的问题是,我们没有过去的谦卑,我们没有过去的警醒,我们觉得自己没问题,我们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还挺好,我们觉得自己还是世界老大,我们想到的就是把资本输出国外就OK了。资本输出国外我看不出对中国经济会有多大的拉动,我看不出多大的程度上能够解决我们中国经济的问题。我觉得这个反而是一个值得我们去忧虑的这样一个心理因素,过去我们有忧患意识,所以我们在保持增长。今天中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今天似乎表面上我们还在增长,而且我们经过了这些年好像有了一些自信,但是一不小心我们很可能走向自满。过去我们觉得我们不懂市场经济,我们要好好的向别人学习,今天我们觉得不仅老子懂,而且老子自己干就行了。所以这个我觉得不见得是个好的因素。


  另外一种可能性中国经济会一点点的烂掉,这个烂掉是指的很多的层面,它不会马上就垮掉,积极性的垮掉,但是它一点点的溃烂。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一些迹象,增长动力的垮掉,过去中国经济的增长其实非常重要的一个发动机是地方政府,总结所谓的中国模式或者中国经验,其实别的东西都没有任何新鲜的,搞市场经济不是我们搞的,别人搞的,我们向别人学的。外向型经济也是我们向别人学的,唯一有一点相对来说中国人做的比较创造发明的事情,就是中国的地方政府精神,导致地方有一个强大的发展经济的动力。但是现在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前面我们讲到的债务因素,债务因素使得地方政府受到了约束。还有一个就是反腐败,反腐败是非常好的,这个我们一点都不反对。从长远来看对经济会有好处,但是短期来看,对经济增长动力,对政府不作为,它是有影响的。


  最后一种可能性当然就是我们面对目前的这种困难和处境,我们的的确确去做点事情,那就是重生的未来。我们知道鹰可以活70岁,它比人类的平均寿命还要长,原因就是它在40岁的时候,它会跑到一个山洞里面去,然后在那个山洞里面用自己的嘴把羽毛一根根拔掉,然后把自己的喙在岩石上敲掉,然后自己的爪子也在岩石上把它撬掉,最后在无比的痛苦和奚落当中长出新的羽毛,长出新的喙,长出新的爪子,这样它就可以再活30年。重新翱翔在蓝天和大地之间。


  我们觉得今天的中国也是这样,我们如何避免垮掉,如何避免烂掉,唯一的路就是重生。重生意味着什么?重生意味着改变自我,意味着非常的痛苦和奚落的蜕变。我们看到过去的30年,其实我们是借助了很多结构性的因素,包括我们说的人口红利等等,我们成功的实现了经济起飞,从低收入的陷阱进入了中等收入的水平。但是这一点其实很多国家都可以达到,世界银行的统计是一百多个国家都能够从低收入进入中等收入,但是从中等收入成功的进入到高收入的却没有几个国家。